冷却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看计算机世界如何借狗日的腾讯炒作

发布时间:2020-03-10 10:59:01 阅读: 来源:冷却塔厂家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网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2010年7月26日,《计算机世界》刊登了一篇名为《狗日的腾讯》的封面头条文章,详细叙述了联众、奇虎360等与腾讯的恩怨情仇。近两天开心网上这条封面报导新闻被转发1.3万次以上,支持度最高的一条评论是:一直在山寨,从未被起诉。在微博上也有大量的网友对此发表意见,刺激性可见一斑。腾讯公司于昨晚10点36分在官方网站发表声明,严正谴责,腾讯在声明中谴责了《计算机世界》的言辞狠毒、插图卑劣,粗鲁地伤害了腾讯用户的感情,将保存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计算机世界》作为专业媒体,居然在未对腾讯公司进行任何采访的情况下,用卑劣粗言对待一家负责任的企业,用卑劣插图封面来伤害我们的商标和企业形象,造成极为卑劣的影响,更粗鲁伤害了广大腾讯用户的感情。对这类行动,我们严正谴责,并保存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计算机世界封面上对报导的简介是:他人出迅雷,它就出QQ旋风;他人出拼音加加,它就出QQ拼音;他人出百度知道,它就出QQ爱问。报导中提到了曾广受欢迎的联众游戏如何被腾讯的游戏给击败,目前,腾讯向杀毒和团购领域出手,让在这些领域开辟的互联网业者心惊胆跳。互联网电子商务专家黄相如指出:腾讯历来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却总能在成熟的市场中找到空间,横插一杠子。但是它选择的路径也使其饱受争议,那就是模仿,有时乃至是肆无忌惮地山寨。到底是小企鹅太贪婪还是上市公司疯狂掠夺利润?腾讯的今天犹如微软和雅虎的昨天,帝国的突起和衰落都有着类似的轨迹。在外界看来,腾讯庞大的身躯,仍然潜伏着诸多暗流。实际上,由于腾讯在互联网界无耻模仿抄袭的恶名,使得腾讯全线树敌,成为众矢之的。

一家全球罕见的互联网全业务公司,即时通讯、门户、游戏、电子商务、搜索等等无所不做。腾讯几近不会缺席任何一场互联网盛宴。它总是不疾不徐地跟随和山寨,然后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你背后;它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杀出来搅局,让同业者心神不定;它总是在时机成熟时,毅然地露出终结者的面目。我们来看看腾讯是怎样当上这个超级模仿大王和抄袭大王的?:

2003年8月,腾讯QQ游戏第一个公然测试版本正式发布。2004年9月,QQ游戏平台将联众赶下了中国第一休闲游戏门户的宝座。而在此以后,联众的事迹一路下滑,最后联众在中国网络游戏市场份额已不足1%。腾讯则扶摇直上,终究在2009年第二季度超出盛大,坐上了中国网络游戏领域的头把交椅。

5月31日,杀毒领域两大巨头360与金山的一场口水战激战正酣,腾讯的QQ医生3.3升级版却悄然上线。很快人们就发现,这款本来只是用来查杀QQ盗号木马的防护软件,已了包括云查杀木马、系统漏洞修补、实时防护、清算插件等多项安全防护功能,乃至还搭载了不收费半年的诺顿杀毒。

而在各大视频网站由于版权打得不可开交,频频对簿公堂之时,一样有一种声音在业内流传:不管你们现在打很多欢实,等市场培养得差不多了,就该轮到腾讯来结束了。事实确切如此,QQ Live的平台早就搭好了,拼版权,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谁敢说自己比腾讯更有钱?

6月29日,新浪网总编陈彤在博客上指责腾讯得寸进尺,没有它不染指的领域,没有它不想做的产品,这样下去物极必反,与全网为敌,势必死无葬身之地。

7月9日,腾讯QQ团购网上线,美团网CEO王兴认为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腾讯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互联网盛宴。它总是在一开始就亦步亦趋地跟随、然后细致地模仿,然后决绝地超出。比如当初的游戏。

今年7月初,腾讯旗下小游戏平台上线公测。据记者调查,去年蔡文胜买下的4399小游戏平台,通过广告同盟和联合运营网页游戏,月营收已达3000~5000万元,正在准备国内A股上市。而腾讯刚刚上线的3366,在游戏种类和网站设计上与4399几无二致。

在11年的发展历史上,腾讯只是在初期遭受过资金困局,从取得第一笔融资开始就一直是稳扎稳打,先利用无线增值服务实现盈利,转而依托互联网增值服务壮大,布局网络游戏和门户业务。2010年最新一季财报显示,腾讯的网络广告业务收入为2990万美元,已远远超过网易的1340万美元,稳居门户第三。目前,腾讯是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公司现金储备到达15亿美元;具有中国本土用户量最大的即时通讯软件,账户数近10亿;是中国第一流量的门户;在网络游戏市场排名第一,占据超过20%以上的市场份额;电子邮箱流量也已超过网易,雄踞榜首。

新浪微博网友也对此话题展开了剧烈的讨论,固然,与《计算机世界》站在同一阵线上的网友占大多数,不过支持腾讯的网友也有很多,挺腾与捣腾两派人马针锋相对。虽然官方高层没有站出来讲话,但是在腾讯微博上对《狗日的腾讯》的讨论也是异常剧烈,并且有网友谈到了这次关于《狗日的腾讯》的讨论,已超越了互联网业界的讨论范围,构成了从网络到平面媒体的跨媒体的公然大讨论。但是这次《计算机世界》在毫无先兆之下突然捅了腾讯一刀,真是任谁也想不到。有网友则猜想,这纯洁是《计算机世界》借腾讯之名所进行的一次炒作。而《计算机世界》则称该文的作者许磊采访近一个月,把原稿修改了近5遍才终究得以发表。不管《计算机世界》倾力打造的这篇《狗日的腾讯》是否是炒作,现在他们的的确确已成为了其他媒体同行的焦点。但同时,《计算机世界》也惹恼了腾讯,热烈腾讯会有甚么后果?除当年的彩虹QQ,也许还没有人真正知道。

互联网的底层创造者们,终究迎来了一个让他们大出一口恶气的时刻,终究有人忍不下去,一篇《狗日的腾讯》讨伐檄文点燃了互联网创造与互联网模仿两大阵营之间的狂烈烽火,枪挑腾讯,影射其它,谁让这个大咧咧地宣称模仿才是真谛的互联网不平等竞争者把互联网创造和小公司踩在脚下许多年。这是一场道义之争,这是一场大公司与小公司的对决,这是互联网底层萌动的创造力,象灼热的火山岩浆,在久长压抑很多年以后,终将喷发而出,奔腾万里。也许,他们所要的效果就是轰动,把新闻当眼球经济来运作,抱着不怕不真实,就怕没争议;不怕受批评,就怕没反应;不怕失信誉,就怕没销量的思想大做新闻生意。这股歪风如果不刹住,新闻共同体辛苦积攒起来的新闻颜面将渐渐溃于蚁穴。就在其所谓匍匐贴地采访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居然没有想过有必要采访一下腾讯公司以求证事实、辨析观点。就是这样一篇消息来源一边倒、立场一边倒、标题一边倒的完全没有专业水准的新闻,《计算机世界》还如获至宝,把它当作重磅炸弹大力推介,放在官方网站头条位置,也把官方微博头像改成该期封面图片,非常隆重地荣而耀之、广而告之。

我始终想不出计算机世界这家媒体为何对腾讯如此怒目切齿,居然把低俗辞汇都放在封面上,即便是被腾讯击败的鲍春桥等人也不会在公众平台用狗日的来抨击腾讯这个让自己痛苦的对手。无论是搅局者还是终结者,计算机世界作为第三方的媒体都不应当如此下作,文人应当有文人的修养和修为,如此狗日的实在让人感到计世记者素质低下,主编动机不良。除非是炒作,否则实在没法解释这个问题。《计算机世界》作为过气的IT类纸媒,早应退出舞台了,作为互联网从业者,我没有发现过周围IT从业者定阅或翻看计算机世界这本杂志,这几年都这样,一直没人看的杂志,牛逼的媒体靠的不是哗众取宠,耸人听闻,牛逼的媒体是对企业和行业真正有价值的媒体,他们能够保持敏锐和前沿,引领行业前进。《计算机世界》由于此文丢失了一份尊重。广告诚宝贵,口碑价更高。如果是炒作,那末因该说是一次比较成功的事件炒作。

腾讯应当说是互联网的自满。没有腾讯,大伙还在用icq、msn,请问这些国外的即时通讯软件有哪一个是照顾人的使用习惯的?腾讯开发那么多软件,虽然不能说很强大,但是是所有共享软件中被植入广告最少的。之前用迅雷,现在用旋风,由于实在忍耐不住他的广告。微软不是也常常被人骂吗?但可以否认她是1间伟大的公司吗?有网友认为:作为IT专业媒体,站在一家企业的对面,或站在其对手的立场上说话,多少会让人觉得有失公允。希望能多听听腾讯一方的声音,直接与腾讯面对面。中国商业炒作第一人黄相如认为:可能是腾讯联合《计算机世界》的一次炒作而已,如果最后腾讯没有起诉《计算机世界》和写这个文章的记者的话,那末就非常明显是炒作;即便最后还是告上法庭了,那末打官司也极可能是本次事件炒作的第二步曲,大家就等着瞧吧,反正现在《计算机世界》已是最大的赢家了,否则相信很多人都已快忘记了有《计算机世界》这个杂志的存在了,现在炒作一下,最少4.2亿的网民都知道了。

成都到南京物流公司

成都到日照货运公司

成都到临夏物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