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安贵人在历史上有原型吗角色评价及解析介绍

发布时间:2020-12-29 10:16:37 阅读: 来源:冷却塔厂家

安贵人在历史上有原型吗 角色评价及解析介绍

安陵容,出自小说《后宫·甄嬛传》电视剧《甄嬛传》女三号,电视剧较小说情节有出入,前期将其设定为温婉善良,内心自卑的角色,后期嫉妒心强,狡诈狠辣。

角色评价

为了争宠,她不惜谋害曾有恩于己的姐妹,很不招人待见。然而,可恨之人亦有可怜之处。与其他后宫嫔妃相比,她既不若华妃、皇后般有显赫的家世撑腰,又不似甄嬛、眉庄饱读诗书,见多识广,作为一个“无权无势无智慧”的“三无女”,依附权贵,充当别人的棋子是她无奈但又必然的选择。

她出身卑微势单力薄,为救父走上不归路

安陵容出生在一户寻常人家,祖上并无显赫家世,只是靠母亲接活刺绣攒了钱才为父亲谋得了芝麻小官,本有可能过一种小富即安的平淡生活,但却被皇上的一道选秀圣旨招至深宫之内,从此一生被彻底改变。

安氏在朝中无人,陵容自己除了芥蒂出身之外也缺了几分保全自己的心思,入宫初期时的步步退让会让人无意间忘却这个“小角色”的存在,而实际上她却为日后波涛汹涌的宫斗狠狠加了一把火。父亲出事之后,陵容才突然明白了恩宠与地位在深宫之中的重要性,如果说当年她为救父投靠皇后一派实属无奈,可日后当她急功近利地追求权术之举可就是她自己的选择了。当陵容决定要与后宫众嫔妃争宠之日起,就将自己推上了一条不归路,而所有的一切也都是覆水难收。

她生性自卑妒忌心强,姐妹情谊毁之殆尽

初次入宫参加选秀,让安陵容、沈眉庄与甄嬛三人相识相知结为好姐妹;入宫之后,眉庄、甄嬛先后蒙圣宠日子纷纷过得蒸蒸日上,而陵容则因为第一次侍寝过于紧张被太监“原封不动”地抬回后宫,一度在宫中被传为笑柄。在陵容的心中,总觉得甄嬛与眉庄之间的情谊远比她们与自己的感情要深厚很多,即使是甄嬛出谋划策助她第一次得宠之后,她也从未觉得甄嬛是看在姐妹情分上真心帮她。

陵容本性自卑,在她看来甄嬛什么都有。良好的出身、娇美的容貌、集各种宠爱于一身而自己则出身贫寒饱尝世人冷眼。再加之嫉妒心作祟,皇后的挑拨离间术在陵容身上屡试不爽。从一开始只是为了赢得皇后的信任不得已而为之,到后来各种主动出击挑起事端,当年一段纯洁美好的姐妹情谊就这样一步步被尽毁,而事后证明宫中唯一曾真心待她之人都被她推向了深渊。

她哀己不幸怒己不争,繁华如梦悲剧收场

其实陵容何尝不知道自己在后宫的地位,她没有皇后无人能及的尊贵地位,也没有华妃飞扬跋扈的资本、更没有甄嬛的缜密心思,她有的只是表面温顺柔婉的性子,还有极度的自卑,而日子长了她怕也是忘了自己的真性情,被皇后捏成了一肚子邪恶计谋的毒女子。

陵容恨皇上,恨他一道圣旨赐予了自己从此暗无天日的生活;她恨皇后,恨她把自己当作巩固后位棋局上的棋子;她更恨甄嬛,皇上皇后的所作所为是陵容无力法抗的,但与自己同时入宫的甄嬛却能集万千宠爱于一生,这让心胸狭窄的她每日倍感煎熬。但最后,她更恨自己,恨自己身不由己一次又一次被人利用,由失望渐渐绝望,回首昔日繁华如梦,自己多年急功近利的斗争竟也似笑话一场。正如陵容在自杀前所说:“这条命,这口气,从来由不得自己,如今,终于可以由自己做主一回了”,陵容可悲地只有在最后为自己选择生死时才摆脱了被人摆布的命运。

最后她用尽全力向甄嬛说出:“皇后,杀了皇后。”以提示她纯元皇后的真正死因。

角色解析

从安陵容最后和甄嬛自述身世,可以看出,从小就生活在家族阴影中,是导致她性格敏感自卑、偏狭阴鸷的重要原因。

安陵容不相信爱情,因为她亲眼看到母亲是如何为父亲操持家事、耗尽了如花般的青春,最后却落得凄凉收场的结局,甚至母亲被几个小妾排挤苛待生不如死的时候,父亲都厌恶得不愿去看一眼。她也算正房嫡出之女,但是在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环境中,正房嫡出一样会因为父亲的喜恶偏向而毫无地位。说穿了,在过去那个男权为尊的时代中,三纲决定了即使小到一个家庭的权力核心,都会是夫和父,女人,出嫁随夫,如果不能博得男人的欢心,那将会一无所有。所以在刚开始,安陵容对男性是怀有恐惧感的,皇帝要她侍寝的当晚,她紧张得浑身如同筛糠一般,除了天子君威凌厉之外,对男权的畏惧是她潜意识中挥之不去的烙印,自然,也与她小家碧玉,未见过多少世面,不懂得如何在临乱时控制自己有关,说穿了,她本不应该进宫。安陵容的母亲没有心机,因此才会频频吃亏,自小对家族内斗耳濡目染的她,也就更知心机深沉的重要性,其实从一开始,安陵容和甄嬛、沈眉庄她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甄嬛和沈眉庄出生高贵更天生丽质,成长环境一帆风顺、倍受呵护,更可以读书认史、勤习才艺;而安陵容则一直生活在压抑的逆境中,从小要看人脸色揣摩人心,还要患得患失低眉顺目,若不如此,就难以生存下去,这是怎样积怨而阴郁的人生呢?刺绣、制香与歌喉,是她的三大长项,但前两者不过是源自父母用来维生的技巧,独具天赋的歌喉也一直无人肯用心教导。在安陵容的成长环境中,负面因素太多,绝望和屈辱的影响太深,缺乏可以让她坚强起来的引导力量。

作为不受宠的正房之女,压抑黑暗的童年为她带来深深的恐惧与不安,但是她还能对混账老爹存有孝顺之心,还能在初始登场的时保持着比较纯洁善良的小家碧玉心态,其实已经很难得了。对于安陵容来说,萧姨娘应该是一个具有温暖感染力的人物,在家中照顾失势的安母,又千里迢迢送安陵容进京参加选秀,时常照顾她帮扶她。如果不是她进入了普天之下男权独尊最为极端的皇城,以她刚开始还保有的纯良心态,未尝不能有一个平和的人生。紫禁城,是最接近天下权力至尊的地方,也是拜高踩低、趋炎附势最深重的地方,面对各路官二代和富二代的身家背景,安陵容的父亲简直连人家的鞋底都够不着,就连宫女,仗着主子荣光,可能都要比她有头有脸。夏冬春上来就给了她下马威,之后的富察贵人、祺贵人,也都是自恃出身高贵而对她持鄙夷践踏的态度。

但这些人,好歹还身为主子。更刺激安陵容的是这两个人:余氏和颂芝。同样出身微寒的宫女余莺儿,却可以一朝博得皇帝龙颜大悦,从而飞上枝头当凤凰,位分与安陵容平起平坐,这无疑让出身比余氏强得多的安陵容难堪至极。被皇帝完璧归赵的事让她沦为宫中笑柄,而她独乘孤轿离去的时候,正对上凤鸾春恩车上风光得意的余莺儿,可想而知以余氏的骄横,日后宫中相见,必定不会给她留什么颜面;颂芝对她的刺激更为明显,因沈眉庄假孕事件而受牵连,华妃遣颂芝大肆羞辱安陵容,搬走了她宫殿里很多东西,颂芝更当着安陵容的面说,这些东西用于打赏华妃宫中奴才们,在安陵容后来和甄嬛的对话中可知,这件事令她终生难忘:“华妃那样凶悍,皇后城府又深,连宫女都敢欺负我,我很怕”。对于安陵容来说,紫禁城没有规则可言,永远是她的噩梦。她出身寒微,自然不敢和那些门第高贵的

嫔妃相较高下,可是在她已经甘于等级森严的境遇差别时,那些出身低于她的下人却总是可以欺凌在她头上,屡屡刺激她本就饱尝屈辱的心。果郡王曾说过,不得志的王爷,还比不上得志的奴才(指年羹尧),皇亲国戚尚且如此,又何况蒲柳之质出身寒门的安陵容呢?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安陵容的人生悲剧固然值得叹惋,但这一切并不都是外力因素造成的,那其中也掺杂着不少她自身的因素。待字闺中之时,安陵容因为母亲的不得脸,在家中也定是要看人眼色过日子,这无疑会给她的童年带来许多负面影响。小门小户的出身也注定了她无法像世家女子一样端庄贵重,大家闺秀一样眼界开阔,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一个温柔可人的小家碧玉,从安陵容初入宫闱时的表现来看,她也的确如此。以她的条件,做宠妃根本是难如登天,如果她能保持本心,真心待甄嬛和眉庄,未尝不能像欣贵人一样得个善终。但安陵容偏偏不肯安于平庸,又没有看清自己究竟几斤几两,硬是去做不符合自己能力的事,还妄图一步登天,一败涂地似乎也就成了必然。

安陵容最初得宠,靠的是一副好嗓子,唱得皇上龙颜大悦。要知道,身为嫔妃,做这种近乎于歌妓的事本来就不合礼仪,偏偏她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以此争宠,本来就出身卑微让人瞧不起,这下更是坐实了她卑贱之名。自己做了不自重的事,就不能怪别人不尊重你。如果她能摆正心态也就罢了,偏偏在别人讥讽她时,她不想着是自己德行有失,还愤愤不平的认为大家在刁难她。的确,富察贵人之流言语尖酸刻薄,但自己既然已经做了这不合身份的事,与其怪别人轻贱你,不如自己调整心态来的有价值。甄嬛离宫后,安陵容和祺嫔得宠,安陵容却总是要和祺嫔争高低,终于导致祺嫔对她下手。

祺嫔固然狠毒,但安陵容为了这种脸面上的小事白白毁了一把好嗓子也实在不值。祺嫔那种外强中干的小人,以安陵容的城府,让着她一点也不会吃多少亏,何况祺嫔有封号又出身名门,安陵容什么都没有,本就是低祺嫔半截的,但她却没有自知之明,不许祺嫔在她之上,终于被人算计,还无处伸冤。封妃时,明知道以自己只是靠肚子里那个生不出来的孩子才有晋封的机会,却还是对皇后不许她出席大封六宫的典礼而心生不满,嘴上说着原是我不配,心里却愤愤不平。明明知道自己的分量,却不许他人对自己有半分的轻贱,一旦得势还要寻机报复。不得不说,这是安陵容最大的缺陷。

结局时,她恨甄嬛帮她是在施舍冷饭;恨皇上把她当玩意;恨皇后把她当棋子、当垫脚石,她却不明白,只有能够安于被利用的人才有价值,才能利用别人。她没有甄嬛的才貌,却嫉妒甄嬛的荣宠;她没有眉庄敬妃的端庄贤惠,却嫉妒她们在皇上心中的高贵地位;她没有华妃的家世和干练,却憎恨华妃的权倾一时……她只不满自己不如他人的地位和待遇,却不去考虑问题是否出在自己身上。人贵自知之明,她对自己没有清晰的认识,不得势时便一味自卑,得势了便过分的自尊,这种性格即使放在今天,也很难有什么成就,更不用说是那个吃人的封建社会了。深宫中惯常上演各种各样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浣碧曾经说过:且不说利用二字难听,要是没有了利用价值,那才是穷途末路,在这宫里,有利用价值的人才能活下去,好好做一个可利用的人,安于被利用,才能利用别人。自从入宫,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利益倾轧。

华妃凶悍,在她的欺凌霸道面前,安陵容脆弱的自尊心只能遭遇血淋淋的盘剥;皇后阴险,曾以为是参天大树可以就此依靠,到头来推安陵容入万劫不复深渊的也恰恰是她。子嗣对于嫔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皇后对祺贵人之流还只能暗中动手脚不让她们受孕,而对安陵容,则是直截了当的一碗避子汤,由不得她有任何异议。如孤草一般寒微的安陵容,她有着孤独纠结的内向性格和深沉敏感的封闭心机,这导致在沟通方面她和甄嬛与沈眉庄存在严重的障碍。相比华妃和皇后,其实甄嬛待安陵容才是真正互惠互利彼此扶助的作风,可是最终,安陵容却选择了背离甄嬛。

有关安陵容与甄嬛之间的关系,主线很长,而且太过繁杂,有时间另作分析。在此主要谈一谈皇后。安陵容个性温柔宛若,初入宫门由于出身卑微常常受人白眼被人欺负,给人楚楚可怜的感觉。安陵容拥有一副天籁般的歌喉,舞蹈优雅出众,在皇后的帮助下她得到了皇上的青睐。皇后和安陵容同样出身微寒,同样性格偏狭,同样坎坷忍耐,可以说颇为投缘,但最大的区别在于,皇后苦熬多年已是中宫之主,虽然华妃咄咄逼人,总也不过是分庭抗礼,华妃只会威胁皇后的权柄,却无法动摇皇后的根基。所以,皇后注定不会真心帮扶安陵容摆脱受人欺凌的尴尬位置,她只不过需要利用安陵容打击自己的敌人,甚至在必要时,皇后自己还会充当陷害安陵容的凶手,已达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用意。

安陵容和皇后另外的不同点,就是她不爱皇帝,她只是要利用皇帝的宠爱让自己出人头地,因此一片痴心的皇后可以体谅皇帝种种的冷遇,但是安陵容做不到,比起皇帝待华妃、皇帝待甄嬛的态度来说,被皇帝如同豢养的笼鸟一般轻贱对待,是安陵容深以为耻的痛苦。皇后在深宫中苦熬多年,好歹还可以有正房的优越感做支撑,所以皇后会冷笑着说“庶出又如何?本宫就是庶出,不照样是皇后”,而对于同样寒微出身的安陵容来说,她除了依附于强大的势力之外,没有自保的能力,她既不能做到像欣贵人那样甘于被忽略,也不能做到像端妃那样看淡宠辱,或敬妃那样委曲求全,更不能做到如甄嬛沈眉庄一般的大起大落。

皇后为人刻薄,安陵容和祺嫔作为她的党羽,总是处于前临绝壁、后陷深渊的境地。甚至有时皇后会冷眼旁观她们的冷遇,直到她们走投无路再根据利用价值判断是否需要雪中送炭。她不能生下皇帝的子嗣用来做退路,更在皇后需要她和甄嬛争宠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她赖以博取恩宠的嗓音,迫使她强行采用伤身体的做法苦练冰嬉,而造化弄人,最终为了保全父亲,又不得不强行以不适合受孕的身体怀上龙嗣,这个不能生出来的孩子,也物尽其用的被皇后当做陷害甄嬛的工具。可以说,皇后发挥了安陵容作为女人最大的身体特长。利用的背后,会有无所不用其极的压榨,表面母仪天下的皇后,正是一步步把安陵容推向穷途末路的人。

原本以为找到了避风免祸的依靠,却最终不过是一场血淋淋的利益交换。甄嬛曾对安陵容说,自强过了头,就会成为自戕,对从来身不由己的安陵容说,现实就是这样残忍。安陵容在皇帝面前始终很温顺,除了最后和皇帝摊牌时,她表露了属于她自己的忤逆,其余时候,她永远是柔弱驯服的形象,皇帝说一,她绝不说二,皇帝叫她往东,她绝不向西。她以为凭借自己的顺从婉转,可以换得皇帝对她的珍惜,却不知很多时候,皇帝是因为感受到甄嬛的倔强不受训,只不过需要她的顺从用来缓解郁闷。皇帝曾和果郡王说:不聪明但是却听话的女人最可爱;于是看穿皇帝心意的果郡王回:可是所谓可爱却不一定会爱。皇帝对嫔妃的要求很高,就如跟皇后说的那样:要听话懂事,更要懂得他、明白他,但又不能太懂,懂那么一点能和他说话就可以,太懂和太不懂的都不喜欢。甄嬛属于太懂的,而安陵容属于不懂的,对于没读过书不识字的她来说,皇帝很多时候无法和她交流。太懂的人可以装不懂,而不懂的人对于皇帝来说,就只会被当做笼鸟一般逗弄。

尽管安陵容也不爱皇帝,但正因少了爱情滋润,她和皇帝之间关系的不自由和倍受压抑,才更令她难以忍受。冰嬉复宠的当晚,她只能在龙床上用嘶哑的嗓音唱歌取悦皇帝,伴随的是皇帝轻肆的笑声,也许在皇帝看来,哑嗓子的黄鹂鸟偶尔叫两声也是别有情趣的,但是在安陵容的内心中,这分明是莫大的羞辱,可是她没有选择,她不得不这样取悦君心。从头到尾,不管是皇帝还是皇后,其实都只拿安陵容当作逗乐的工具或是利益的垫脚石,一入宫门再无自由,忍辱负重深恨十年,万般的委屈和不甘,最终也不过是一场凄凉的落幕。虽然,安陵容的性格一开始就是有缺陷的,但如果她没有入选,结局又会是怎样呢?不得不说,安陵容在宫里被看不起是很正常的,一个小门小户出身的寒门女子,长得貌不出众,会的也是唱曲制香这样的下贱功夫和手艺,稍稍拿得出手的女工也不是什么能够惊为天人的奇技,这样的女子在那些官宦出身的世家小姐看来实在是小家子气,登不上大雅之堂。皇上又不怎么喜欢她,别人自然就更是作践她。但若是在他的家乡松阳县,情况又是怎样呢?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安比槐虽然不重视安陵容的母亲,但女儿毕竟是自己亲生的,即便同样不重视,为了面子,出嫁时该有的嫁妆也不会太少。在外人看来,安陵容就是县丞家嫡出的千金小姐,又生得清丽可人,还善女红,懂制香,会唱曲,这几乎就应该是她在松阳县的形象。要知道,天高皇帝远,父母官就是天,县丞近似于今天的副县长,大小都是个官,安陵容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小姐,又是嫡出,虽然她的条件和出身在宫中那些世家小姐看来实在不值一提,但在松阳那么一个小小的县城,她还是十分出众的。若是在家乡寻得一个地位不高的小吏或普通小富人家的公子做夫婿,她是会满意的,因为如果没进宫,她就永远不会见到那么大的世面,也就不会有那么大的落差,至少她不会像在宫中一样自卑,性格中的缺陷也不会越来越严重,而且能做个正房夫人。

以安陵容在前期的表现看来,她本性是善良的,从后期表现看,她也算聪明,所以即便以后要应付其他姬妾丫鬟,因为不会有像甄嬛或皇后那个等级的对手,她是能应付的,至少不会落得像她母亲一样悲惨。当然,这些并不意味着她就能幸福,她所处的那个时代本身就是残酷的,以她的出身很难屈就嫁给一个一贫如洗的平民百姓,这也就注定了她很难拥有“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的婚姻,也许依旧会像是在宫中一样与人争斗,晚景凄凉,但还是那句话,至少她不至于不得好死。她入宫后的人生境遇也恰好印证了作者的本意:揭露封建社会下后宫女人的悲惨命运,折射出封建制度的残酷无情。安陵容注定不幸。所以,也许安陵容入宫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正如她自己所说:我这一生,原本就是不值得。

回想安陵容初时还没泯灭的善良,回想那一年朝霞和煦,侥幸通过殿选的安陵容,也曾经会为自己成为九五至尊的嫔妃而单纯得欣喜若狂,认为自己终于可以光耀门楣,可以不辜负父母养育之恩。只是皇城永远巍峨冷峻,长街幽然铺开的却是一条注定没有自由的不归路。卑微的出身和阴暗的童年,曾在安陵容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痕,而紫禁城――这个封建皇权影响最极端、等级矛盾冲突最激烈的皇家禁地,又把她那些心理伤痕无限制的撕裂和放大,终于她彻底扭曲了。安陵容憎恨所有的人,那些践踏她的人,利用她的人,玩弄她的人她恨之入骨,就连那些对她好帮她的人,她也会认为是在施舍冷饭。

在她看似温顺隐忍的外表下,是一颗早已疯狂到无法分辨善与恶、充斥着深深恨意与报复欲的心。其实安陵容与甄嬛之间最为畸形的关系就是,她在自己心里构筑了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完美甄嬛,然后要求现实里的甄嬛必须像她心里的甄嬛一样对待她,否则她就会失望、不解、迷惑,甚至于愤怒、伤心、憎恨。生者比不过死者,同样,活人也比不上虚像。安陵容一直说要自强,可是她由始至终都在寻找可以攀附与依靠的势力,无法摆脱自卑心理的她从未真正自强,而只是不断在用别人的血来温暖自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呢?说穿了就是:她自卑,所以她把别人害到如她一样悲惨的境地,她认为彼此之间也就并无不同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安陵容戕害他人、负罪而死的结局只能是咎由自取。甄嬛的孩子小产、甄远道几乎命丧鼠疫,甄嬛送去的宫女菊青枉死,沈眉庄难产血崩,都是出自她的阴谋。纯元故衣事件,甄嬛在碎玉轩的绝境中苦苦挣扎,安陵容却步步歹毒的想要置她于死地。其实她们之间关系恶化到这样的地步,有很多来自于外界因素,淳儿的无心之言、浣碧的有意排挤、皇后的蓄谋挑拨、皇帝的三心二意,都曾促成安陵容和甄嬛误会加深,终于直到最后,再没有退路,再不可回头。

死者长已矣,生者心甚寒,有些罪孽一旦造成,就永远无法弥补,血债唯有用血来偿还,若作恶不用付出代价,那么人人都会去为恶,最终总是会被原谅。所以甄嬛对安陵容说,不会恨她,但也不会原谅她,因为太不值了。可是听到丧报,甄嬛的眼泪,终究还是流下来了。她们姐妹三人一起入宫,满怀着对紫禁重楼红墙金瓦的新奇之情,最后却是花落人亡天人永隔的凄凉结局,究竟值不值得?安陵容有万般怨毒,其实她到底也只是这深宫巨兽吞噬掉的一缕尘埃,她苦心保全父亲,可最后父亲仍被皇帝问斩,就连她自己死在重重阴霾的宫闱中,恐怕也没人会伤心留意。如孤草一般的出身,也如孤草一般的死去,就如她自己所说“我这一生,原本就是不值得的”,既不值得被憎恨,也不值得被原谅。温顺谦逊,却最终甘为他人利用,与甄嬛眉庄再无姐妹情分可言。

哀其不幸,怒其错争,卿本佳人,奈何为凶。安陵容出生在一户寻常人家,祖上并无显赫家世,只是靠母亲接活刺绣攒了钱才为父亲谋得了芝麻小官。谁想日后母亲并未得到父亲的关心和重视,眼光里是其他的新欢。由此在安陵容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心理印记——父亲对母亲好,不是因为喜欢,是因为母亲有用,用完便冷落,不过一个绣娘出身,冷落也是无妨!这样的逻辑你是否也很熟悉?在安陵容死前和甄嬛的对话里,甚至说到“你对我好,是因为要利用我,让我替你去向皇上争宠!”。

局外人一看便知,那时的甄嬛在意的是保全她们(眉庄、甄嬛、安陵容)三个小姐妹,根本不是什么争宠,不然就只有被华妃欺负的份儿。只能说“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便是怎样,一切诸相皆是虚妄,光明阴暗全在自己。”所以,在安陵容的逻辑里,你对我恶,自然是因为我出身微贱,因此一开始,安陵容心里就没有真正的朋友,从开始就在内心里把所有人都放在自己的对立面上。

历史原型

安陵容的历史原型是雍正时的安贵人。

安贵人,其中有部分史料记载,安贵人,其名为安春晓,其父亲官至燕京盐运使。卒于乾隆十四年四月到十五年底之间,彩棺安于田村殡宫。葬泰陵妃园寝。

安贵人,生年不详,卒年也是模糊不清。至于身世也是众有说法,而其父为盐运使之职,应该更为可信一些,众所周知,盐运使被设于产盐的省区。而盐运在中国可谓是一直被官府垄断,而盐又是民生的生活必需品,而盐运使除了管理盐务之外,甚至还要皇宫采办贵重物品,所以盐运使虽然只为从三品官阶,但是其中的油水之大可想而知。而在如今各种电视剧中,清朝的贪官一般都是集中于盐运使之上,而安贵人的降位,想必与其父的官途密切相关。

安贵人虽不知服侍雍正的具体时间,但是是在雍正登基之后,才入宫初封为贵人。至于安贵人的生平,在一些记载中,一笔带过,“安贵人,雍正时为贵人,累进妃,十三年十一月降为贵人,卒于乾隆十四年四月到十五年底间。葬泰陵妃园寝。”

若是历史上的安贵人由妃位连降两级为贵人,而且原因不明。从记载安贵人的只言片语之中,安贵人成为雍正唯一连降两位的后妃,应该是因为她的父亲在盐运使这个肥缺上没有坚持自己的底线。雍正时期,对于贪官污吏的严惩可谓是清朝的独一份,对于贪官,雍正甚至还说过:“把贪官追得水尽山穷,叫他子孙后代也做个穷人,方符合朕的本意。”甚至在后世还称“雍正一朝无官不清”。若安贵人之父当真是一个贪官,安贵人被降位自然便是情有可原。

成都西南医院解析:湿疣疱疹的相关检查方法

武汉癫痫医院是哪家

甲状腺结节手术治疗有哪些弊端_成都甲状腺医院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