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抗战中川军民做出的巨大贡献为国家奉献所有

发布时间:2021-01-05 20:26:19 阅读: 来源:冷却塔厂家

抗战中川军民做出的巨大贡献 为国家奉献所有!

抗日战争时期,四川是民族战争大后方的主要基地,无论兵源、粮源都是全国之冠。武汉失守,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四川成为全国战时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是大后方的战略要地,因此,四川特别是陪都重庆是日军大轰炸的重点地区,四川的损失和牺牲极为惨重,但四川人民冒着空袭的威胁,仍坚持生产,支援抗战。日本投降后,1945年10月8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感谢四川人民》中指出,五千万四川人民在八年抗战中,“对于正面战场送出了多少血肉,多少血汗,多少血泪!”,对抗日战争做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

一、四川是抗战后方主要的兵源补充基地

四川是最早出兵抗日的省份之一,卢沟桥事变的第三天,四川省政府主席刘湘就电告蒋介石,表示愿率川军出川抗战,并通电全国,主张全国总动员,同心一德,共赴国难。同时川军将领纷纷表示愿率所部参加作战。9月1日川军先头部队即分三路出发奔赴抗日战场。先后参加了许多重要战役,计有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豫中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中条山之战,长沙三次会战,独山之战等大小战役近30次。在全国各地抗日战场上 ,都有身穿粗布单衣,足登草鞋,肩背竹斗笠和大刀的川军健儿的身影。他们与装备精良的敌军相战,虽然奋不顾身,英勇冲杀,但损失和牺牲是很惨重的。

(抗战时期川军死字旗)

抗战八年中,四川先后出兵参加抗战的部队计有七个集团军,12个军,27个师,共出兵3025000余人,分布在全国各地战场,以身殉国者达263991人,负伤者356267人,失踪者26025人,共计646283人。据国民政府不完全统计,抗战时期中国军队战死、负伤、和失踪的总人数为3200000人,川军为64万余人,占全国总数的20·20%。

1944年湘桂战役失利,举国震动。在这紧急关头,国民政府急于组建一支机械化部队,号召十万知识青年从军。四川立即掀起知识青年自愿参军的热潮,参军人数达4万余人,也是全国之冠。此外,国民政府还不断在四川各地紧急征兵300万。在当时抗日战场作战部队中,川军的出征数量最多,占全国征募入伍14050000多人的21·53%,即在全国出征军中,每十人中就有两个川军,以致有“无川不成军”之说。

(民工拉着沉重的混凝土碾子正在修筑新津机场跑道。朗朗天空中一架美军双引擎飞机正在降落)

二、四川是战时军需物质的主要基地

沿海城市及武汉沦陷后,华北、华东的军工厂,大多集中迁往重庆地区,致使重庆成为战时军工生产的中心。这些内迁的兵工厂,在兵工署的统一规划下,经过调整和改组,尽可能实行了专业化生产,形成了新的兵工生产体系。在重庆地区的主要有第一兵工厂(原汉阳兵工厂)主要生产步枪、迫击炮弹。第二兵工厂(原汉阳火药厂)生产各类枪弹发射药及化工产品。第三兵工厂(原上海炼钢厂的一部分)从事机械修配及工兵器材制造。第十兵工厂(原南京炮兵技术研究所)生产步兵炮弹。第十一兵工厂(原巩县兵工厂)生产步枪子弹。第二十一兵工厂(原金陵兵工厂)生产马克沁重机枪、捷克式轻机枪、82毫米迫击炮、中正式及汉阳式步枪。第二十五兵工厂(原珠江兵工厂之枪弹厂)生产7·5毫米枪弹、木柄手榴弹。第三十兵工厂(原济南兵工厂)生产木柄手榴弹,27式掷榴弹掷弹筒、缓燃导火线。第四十兵工厂(原广西兵工厂)生产79毫米机枪弹、82迫击炮弹。第五十兵工厂(原广东第二兵工厂)生产60、150毫米迫击炮、弹,野炮弹及山炮弹。

集中在重庆地区的这些兵工企业(包括少数民营厂)生产了大批武器弹药,据统计每年制造手榴弹300多万枚,迫击炮弹80万发,枪弹500万发,飞机炸弹7万余发。自太原失守后,前方所需武器,基本上由重庆地区生产提供,保证了抗战军需。

为满足战时军工生产的需要,重庆地区新建和扩建钢铁厂36家,抗战前重庆只有磁器口一家钢铁厂。据《战时后方冶金工业史料》记载,抗战时期,大后方有钢铁骨干企业12家,四川占十家,其中重庆占9家,云南有两家。据1945年统计数字,重庆钢铁产量达到41192吨,约占全国钢产量的三分之二。以1940年与1937年相比,四川生鐡产量约增加3倍,粗钢增加2·5倍。能源方面的煤炭、石油、电力亦相应得到发展,煤炭生产增加16倍,石油增加13倍,据统计,战时四川电力装机容量为3万千瓦,年发电量2·6亿度,居战时全国第一位,这些都为抗战时期保证军工和民用的需要,起到重大作用。

三、四川是抗战时期粮源的主要基地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四川负担起前线抗日将士和大后方民众粮食供应的重任。而此时的四川,因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大量公务人员、难民、流亡学生、以及内迁工厂企业的职工不断拥入,四川人口骤增。至1940年四川省积粮早尽,粮食供应已很困难,粮价不断上涨。1941年国民政府实行田赋征收实物,从9月16日开征至12月止全川征购粮食1100余万市石,完成征购总额的90%以上,至1942年2月底止,已征粮1330余万市石,超过原计划1200万市石的11%,实物征收及实际征收数,四川均为全国第一。

1941年据粮食部统计,全国21省实征实购粮食共计5430余万市石,四川实征、实购粮食各为678万市石,占全国总数的四分之一,以后逐年增加,除征收、征购外,还加征借、派募等名目加重负担。从1941年征收实物起至1945年抗战胜利,四川共出粮10238万市石,占当时全国征收粮食总额的三分之一。

田赋年年增加,主要落在四川农民头上,而农村的青壮年又大多参军离乡,完成这样高额的田赋,农民都节衣缩食积极交纳。正如四川一位老农所说,庄稼欠收,他们是以苕藤、菜叶和杂粮充饥,他们缴纳公粮是为了支持抗战。他说“军队去前方打仗,无粮吃不饱,虽有命也不能拼,只要能打胜仗,驱逐日本鬼子,我们暂时吃苕藤树叶,也有想头。”这朴实的语言,充分表露了中国农民不愿做亡国奴,而愿忍饥挨饿也要支持抗战的爱国热情。

同时,各种税收、捐献,其最大部分,也是由四川人民所负担。据国民政府有关部门的统计,抗战期中全国财政支出为14640余亿元,四川负担4400亿元,占全国财政支出的三分之一,实际上四川担负国民政府财政支出的50%左右。

四、努力增产节约,支持抗战

抗战时期,四川空袭不断,特别是重庆地区的工矿企业是日机空袭的重点目标,许多工厂都是厂房机器被炸,工人们日夜抢修,又恢复生产。为加紧生产,大多数工厂都是工作12小时至14小时。在安全设备极差,空袭不断,工资低而物价又疯漲的情况下,工人们不计报酬,不辞辛劳,为抗战加紧生产。除上述军工、钢铁、煤炭和电力,年年增产外,军需民的食盐、酒精、棉纱、肥皂、机制纸等都年年增产。重庆较集中的机器棉纺业,年生产棉布19万匹,还动员了近6万台铁木织机,生产圡布,供应了大部分军用民用布匹。在日机的狂轰滥炸下,成都、重庆两地的水电工人,不顾个人安危,随炸随修,始终保持水电供应。 多次受到政府和和防空部门的嘉奖。

在水运方面,广大川航工人更是满怀爱国热情,积极投入战时抢运工作。当时入四川的唯一通道是靠水运,民生公司出力最大,功不可没。民生公司有轮船135只,职工7000余人,他们是舍死忘生地参加了抢运物资和难民的工作。从1937年至1942年,运送川军到抗日前线达200多万人,运送政府入川物品40万吨以上,抢运兵工器材物资近17万吨,军用辎重26万吨,民营内迁企业设备9万吨。运送难民、伤兵、流亡师生、公务人员共16余万人。

他们在日机的轰炸和扫射下,抢运物资和人员中,有116名职工殉难,61人伤残,20多艘轮船、驳船被炸沉炸坏。还有上千只木船也投入物资抢运,更见艰苦危险,入川全是逆水行舟,船工全靠手足触地拉纤爬行,还要不时遭受日机的袭击。1938年1月集中在武汉的41家民营工厂迁重庆时,川江水浅轮船过不去,全用木船850只,要过72处险滩,船工们千辛万苦拉纤爬行,把机器物资运送到重庆,据当时交通方面的统计,1944年川江木船达16436艘,广布全省各水运航线,载重量达266600吨,在抢运物资,疏散人口,运转人民生活必需品等,都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和贡献。广大四川职工为了国家民族利益,不避艰险,努力工作,充分表现了四川人民强烈的爱国热情和抗战决心。

五、百万民工抢修军用飞机场和国际交通线路

1943年秋国际形势发生了大的变化,美国以大量空军支援、中国,缘于“持续大规模的对日空袭,只能由中国的空军基地来执行”,并选定在大后方的成都地区,修建一批轰炸机场和驱逐机场,以便美国飞机能起飞去轰炸日本本土。因此,修建这批飞机场就成为当时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大业最紧急的任务。1943年12月国民党当局决定在成都地区修建新津、邛崃、彭山、广汉四个轰炸机机场,扩建或新建成都凤凰山、太平寺、温江(黄田坝)、德阳、华阳等五个驱逐机机场。因为时间紧迫,工程浩大,先后动员了150余万民工,日夜投入抢修。

新津机场是美军当时现代化设备机场,是B-29型轰炸机的主要基地,B-29型轰炸机号称超级空中堡垒,是专为轰炸日本设计的。仅跑道就比一般机场要大大加宽加长,工程质量要求也十分严格。这次扩建抢修,紧急动员华阳、崇庆、大邑等22县的民工,计20余万人参加。修机场所需石方,全靠民工肩挑运送,肩挑时间过久,常常出现双肩红肿以致肉破血流。土方工程也同样艰巨,全部土方在100万立方米以上,挖土工具是锄头,运输仍靠扁担,撮箕等原始工具。

民工们听说机场是用来美国飞机起飞轰炸日本的,非常振奋,他们说战士在前方流血牺牲,我们在后方流汗修建军用机场,是我们应尽的责任。不少民工出于爱国热情,主动要求参加。仅参加修建机场的郫县民工达12223人,工作热情很高,成绩十分显著,但工程时间紧,劳动强度大,生活又艰苦,两个月内先后死亡27人,伤残4人,他们不仅劳累,还和前方抗敌战士一样流血伤亡。

四大机场先后完工后,1944年6月16日,美军空中堡垒B-26轰炸机,首次从成都地区起飞,轰炸日本八幡的制铁炼钢基地,使日本遭受巨大损失和打击。随机美国记者罗伯德(Robert)当天晚上在重庆大厦的报告中 说“八幡为日本钢铁工业之中心,所生产钢铁占全国钢铁总量的五分之一,其所有炼钢炉占全国67%,轰炸该地之重要,于此可见。“同时盛赞中国民工,他说这次抢修机场“人力之大,为二千年前修筑长城以来的仅见”“所有之机场均有若干层(石基)由中国农民双手造成。”从此以后,美军轰炸机都从成都地区机场起飞,不断对日本进行轰炸,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

为适应抗日需要,1938年国民政府决定赶修川陕、川黔、川滇、川湘四大公路,要四川加紧完成川境内部分。1938年8月开始修筑汉渝公路,这是重庆经四川东北与陕西相连的重要通道。1940年前,重庆通往越南的两条国际交通线路,都被日军封锁,滇缅公路就成为重庆通往国际的唯一交通线,也是我国接受国际援助军事物资的补给线。可见赶修四川滇公路的重要和紧迫。

修筑四大公路在四川部分,先后于1940年完工通车,仅修川陕、川滇两条公路,先后征用民工250万人。当时修路技术和设备都很落后,大多使用錾子,工程十分艰巨。民工们不计报酬,日夜赶修,表现出极大的爱国热情。抗战时期从滇缅公路和西北国际运输线路两大国际通道,载运了大量美、英和苏联的援华物资,对维持大后方的经济,改善和充实抗战军备,都起到重要作用。

(被日军轰炸死的军民)

六、承受日机大轰炸的灾难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日航空部队即重点转移为攻击我后方战略基地,四川是抗战大后方主要战略基地,就成为日军空袭的重点之重。从1938年至1945年日本投降,六年中日本空军不断对四川进行轰炸,涉及全川61市县,其中空袭成渝两市次数最多,损失和牺牲也最为惨重。

重庆遭受日机空袭计72次,其中震惊全国的以1939年“五三、五四“大轰炸,1940年5至10月连续6个月的狂轰滥炸,1941年6月5日日机夜袭重庆,造成较场口大隧道窒息惨案,8月无6小时间断的”疲劳轰炸“等,损失最为惨重。

成都是四川省会,遭受日机轰炸的强度仅次于重庆,从1938年11月8日至1944年10月止,五年中日机空袭成都共24次。损失最惨重的一次是1941年7月27日,日机80架分三批对成都进行连续轰炸,损失最惨重。

日机空袭四川长达六年之久,一次起动 飞机竟达190架,轰炸频率高达六小时无间隔,造成四川人民生命财产极大损失,其中以重庆损失最为惨重。1940年5月,日本统帅部采取大规模空中进攻“101号作战”的战略行动,企图迅速解决中日战争。5至9月,竟对重庆进行了2020架次大规模的战略轰炸,其强暴残忍,无以复加。但始终未达到挫败我抗战意志的目的。

在敌机六年空袭中,四川死亡人数达22519人,伤26010人。前方将士在战斗中流血牺牲,大后方四川人民在日机空袭中,也同样流血牺牲,其伤亡人数并不亚于一次大战役的伤亡损失。其次,空袭中人民财产的巨大损失,大致归为两项:(1)被炸毁的房屋共233600间,衣物器皿不计其数,牲畜2100余只,粮食34700余市石,田园80余亩,树木18200株,各种车辆200余辆,木船3500余艘,轮船20余卜二艘,现金77298000余元,以上各项共损失125665万元,若以1945年物价指数折算,应为13545912万元。(2)被炸伤亡人员的医疗费和丧葬费共计2420余万元。如以1945年物价指数折算,应为1260561万元。两项合计应为14806473万元。这只限于各市县上报的材料,实际损失更大。这是日本帝国主义欠下四川人民的血泪债!

塑料盲管

有机肥设备

鸿姿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