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成都:白血病小伙每天在路边“裸晒” 称想晒死癌细胞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8:42:31 阅读: 来源:冷却塔厂家

成都:白血病小伙每天在路边“裸晒” 称想晒死癌细胞

原标题:白血病小伙路边晒太阳:我想晒死癌细胞

摘要:成都24岁患白血病大学生莫向松躺在绿化景观一处偏僻的草坪上,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红色短裤,在骄阳之下“裸晒。他自称拿自己做实验,想晒死癌细胞,期待生命的奇迹。而医学专家则表示:晒死癌细胞无科学依据。

这些天,成都市气温连续升高。

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大面镇街道与驿都大道之间,有一大片漂亮葱茏的绿化景观。一名男子躺在这片绿化景观一处偏僻的草坪上,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红色短裤,在骄阳之下“裸晒。”昨日,这样一张“裸晒”照片在网上引起关注,这名“裸晒”者究竟是什么人?

大三时期 突发恶疾

昨日中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大面镇外的这片草坪,找到了这名“裸晒”者。他叫莫向松,今年24岁,老家在宜宾市宜宾县,现随养母住在大面姐姐家中,之所以“裸晒”,只想尝试一下,是否能晒死身体中的癌细胞。

昨日中午12时左右,阳光炽热,莫向松再次来到那片草坪,缓慢地脱下鞋袜、衣服,只剩红色短裤,躺了下去。每隔几分钟,他会翻一次身,有时仰卧,双手垫在头下,有时俯卧,摆成“大”字形。

据莫向松称,他出生才几个月时间,母亲服农药身亡。由于家庭原因,家中将他送给同村另一莫姓人家收养。养父母一家对他很好,2011年,他来到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畜牧兽医系就读。2013年下半年,此前感觉身体一向不错的他,突然咳嗽一个多月未见好转,并持续发烧。当年11月5日,医院确诊,莫向松患上“急性髓细胞白血病”,需要持续的化疗以及住院。

据莫向松称,截至目前,他已经进行了6个疗程的化疗,花费颇巨。治疗费能够通过学校办的社保卡报销一部分,莫向松称,尽管如此,他的家庭已花费了10多万元治疗费。养父母都是从农村出来,没有更多经济收入,亲生父亲有病在身,亲哥哥也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莫向松称,为了解决他的医疗费,学校帮他办理了休学,休学期间,仍可享受社保。但根据规定,他最多只能休学两年。医生告诉他,最好的情况是能够移植骨髓,而手术费用让他望尘莫及。

学校为他募捐了近7万元

据莫向松的养母卢存芬称,收养莫向松后,他们一向将他当亲生儿子看待和抚养,没想到他却得了这样一个病,一家人都面临各种巨大压力。但不管如何,他们一定会坚持下去,绝不会放弃。对于儿子的裸晒行为,养母称,她前日偶然从公交车上看见了躺在草坪上的儿子,她当时并不知道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想干什么,觉得他有点羞人。儿子回家后,“他什么话都不说,我也弄不清楚他想干什么。”

“早上从网上看到他‘裸晒’的照片,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畜牧兽医分院学生管理办公室主任赖柳伶称,她觉得有点心酸,自己觉得阳光对莫向松的病情缓解可能性不大,但她能感觉到,莫向松有强大的求生欲望。赖柳伶称,莫向松是一名优秀的学生。去年11月,学校发动了几场募捐活动,募集到约6.9万多元给了莫向松。

医生:晒死癌细胞无医学依据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四川省人民医院城东病区血液肿瘤科主治医师朱剑梅。她称,癌细胞被晒死这一说法,从医学上来说没有理论依据,也没有人在研究。她认为,刚刚完成一个疗程化疗的莫向松,体质并非太好,并不适合时间过长的暴晒,或将对身体造成更大的负担。朱剑梅介绍,“他比较坚强,‘裸晒’这件事,也能看出他有很强的求生愿望,愿意积极面对治疗。”她称,根据莫向松的病情,最好的方法就是进行骨髓移植,但需要经济支撑,“至少50万,有可能要100万以上。”

“拿自己做实验,期待生命奇迹”

成都商报记者:为什么想到“裸晒”?

莫向松:在这之前,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报道,有大学教授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说是将来有可能采取什么方式饿死癌细胞。我就突发奇想,太阳光够强的话,是否能够杀死癌细胞呢?我就准备拿自己做实验,期待一个生命奇迹的出现。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实施的?

莫:17日下午两点左右,我散步到草坪上。这里相对偏僻一些,太阳又大,周围没有什么过往行人。一开始犹豫了一下,后来还是脱下衣服,躺在了这里。出院到现在有6天,其中两天是阴天,其余4天我都来过,每次躺个20多分钟到半个小时吧。

记者:躺在草坪上是什么感觉?

莫:感觉挺好,虽然太阳很大,温度很高,但时不时也有风,给我一种很安宁轻松的感觉,闭上眼睛可以感受到阳光,听到风声、水声,感觉很舒畅,可以什么都不用多想,释放掉各种压力。

记者:你觉得对病情有什么帮助吗?

莫:我不知道。我只是突发奇想做个实验,能够杀癌细胞当然最好,即使不能,就当是日光浴吧,释放压力,调解身心。

记者:裸晒,有没有想过有什么不妥?

莫:这几天躺在那儿,偶尔也会有人过来一下,看一眼后离开,也听到一个小孩子说“不要看”。

记者:今后还会继续吗?

莫:尽量坚持做下去吧,我会尽量选择更加隐蔽僻静的地方,尽量不影响到他人。

牛仔美女

姬红小松种植方法

修仙小说大全

枝干番杏的养殖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