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却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6:35 阅读: 来源:冷却塔厂家

回到偏殿,已是月上柳梢,殿内早已点上烛火,隐隐绰绰间,见一人斜斜地仰在榻上。

步近一看,见是宇文邕。

大概是等了许久,见我未回,便打起盹。

他睡得很深,以致于我都步到他跟前,也无半点清醒的样子。

这真不像平日的他,他武功盖世,想必这细碎的脚步声定然有所察觉。

只是没想到,他会这般释然,或许真得太累了。

初登宝座,内忧外患,一大堆的政务要他去忙,加上后宫的嫔妃多半都是朝中要臣的女儿,个个都是为自己的家族打算,难免在闺房行乐时会向他提及。宇文邕大概是烦了,才想找个耳根清静的地方。

即便这样,为了避嫌,我还是将他唤醒。

“时候不早,圣上该回宫休息了!”

宇文邕闻声倏然睁开眼,抚着额头一副睡意惺忪地。

“回来了!怎会这么久!她有没有难为你?”

他到是不急,幽幽坐起,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多谢圣上惦记!皇后娘娘怎会为难民女,不过是留民女叙旧,用了晚膳后才回来”

我朝他拂身说。

“没为难你就好!改日朕跟她直说,给你安排个舒服点的地方,这偏殿到底不常住人,难免过于清静!何况你怀着身子!”

我心里疙瘩直起。

他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多谢圣上美意!民女进宫就是为了见见皇后娘娘,如今见娘娘安好,民女也宽了心!所以民女也该告辞了!”

宇文邕闻声,神色一变,冷不防起身,与我四目相对。

“朕不想听这些客套话!也不要你的谢意!朕只想将你留下!留在朕身边!”

我一怔:原来他早就有了这番打算,也难怪那些嫔妃要误会自己。

“都说圣上是难得的明君,如今北周与北齐两国交战在即,民女身为敌国将帅之妇,圣上将我扣留于此,如何堵住众人幽幽口舌!怕是会辱没了圣上的贤名!”

宇文邕面上青白交替,显然我的话刺到了他的痛处。

只是没想到,他只迟疑了片刻,又幽幽笑起,双手按在我肩头说:“北齐早已是朕的囊中物,迟早被朕拿下!你休用言语来激朕!只怕你心里念得是那高长恭是真!”

我被他说得面红耳赤,心虚地移开目光,不敢在望他。

他却不放过我,指尖挑起我的下巴,仍让我正视他,说:“阿紫!留下!没有比朕对你更好的男人!如果高长恭他在乎你,怎会当着你的面迎娶那郑氏,而让你独自一人饱受心伤流落在外!”

“长恭他……有不得以的苦衷!”

“苦衷?是,高长恭他是有苦衷!可他这柔弱性子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就算他念着你,可你是北周人,他能为你背叛高纬,背叛北齐么?”

宇文邕的咄咄相逼让我无言以对。

我对高长恭的感情深得超过自己的想像,而他对我始终让我琢磨不透。

我想若不是因为那日高纬对我下了毒手,我想他或许永远不会接近我。

他对我一直都是若即若离,忽近忽远的。

一嘴的酸苦,纵是面色不改,也依然难掩我眼中的落寞和伤感。

不由苦笑:“就算他做不到,我也不会强求他!权当我是一厢情愿好了!”

“说什么傻话!就算你瞒着他生下孩子,他也不会感激你!阿紫别犯傻!留下让朕照顾你!”

宇文邕将我锁定于怀。

他的话一点点攻溃我心里的防线,对于高长恭,我终是没有把握,只觉心痛难抑。

再回神,见月已爬至中天,心下一片骇然。

宇文邕留在我这越久,与我越不利,何况我只是个过客,无心卷入他的后宫是非中。

“天色已晚,恭送圣上回宫!”

我推开宇文邕,单膝着地恳求起。

宇文邕望着一脸坚决的我,终是不悦,拂拂龙袖,幽幽叹起气,继而由太监领着大步出了殿。

也不知是谁将我怀孕的事透露了出去,第二日,天还没亮,李娥姿便乘着凤辇来到偏殿。

我不得不步上前接迎她。

李娥姿巧笑盈盈地说:“紫儿妹妹,无需多礼!你的事本宫山听说了!既然妹妹怀了皇嗣,往后咱们就正式成了姐妹!”

我吓一跳,她这是扯到哪里去了?

赶紧顺着她的话说:“娘娘怎知民女怀了皇嗣?”

“紫儿啊,不是本宫说你!这宫里就这么点琐事,只要做了,焉有不透风的!再说这事,圣上也没反对,所以本宫干脆卖他个人情,亲自过来接妹妹!”

李娥姿的话明明语得柔柔软软,可听在我心里却像针在刺一般的难受。

她那捕风捉影的言语,让我不得不重新理清两人的旧情。

她虽然表面上是来接我的,但每一句言辞却在声声责怒我不该背着他勾引宇文邕。

我不知这宫里究竟刮得什么风,竟会让我们一夜间反目。或许她只是中了别人的离间计,宫里人多嘴杂,她贵为后宫之主难免惹来闲人眼红,于是,我便成了那人用来对付李娥姿的刀剑。

那人是想借着我俩旧日的感情在这后宫弄作一番,也无不可能。

“娘娘当真要留下我?”

我知道多说无益,只会徒增李娥姿的怒意,不得不直接开口问她。

“留下吧!本宫并非半点容不下你!这宫里本就凄凉寡欢,圣上的雨露难免恩施不均匀,不过就是多个人来分割,若不是你,便是别人!本宫也早已习惯!”

我不知她怎会突然间想得这般清楚,或许这些年,她并无外表看起来的那般光鲜快活,自古君王多薄情,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女人来分。

我自然不想成为她们中的一员,为这少之又少的恩情争个你死我活。

何况我去意已决,如今跟她入宫,更不合适。

“其实这偏殿挺好!民女素来喜欢清静!娘娘若真想留我,还是让民女留在这偏殿吧!”

“紫儿你……”大概是我的推辞,在她的意料之外。

“好吧!若你执意如此,本宫允诺就是!不过皇嗣为大,本宫会安派两个手脚麻利的宫人过来照顾你!”

“多谢娘娘!”

我朝她拂拂身。

李娥姿竟没再回头望我,只由宫人扶着缓缓朝凤辇而去。

自那夜后,宇文邕再没来我这。大概是前方战事紧急,他顾及不得,亲自上前线指挥去了。

---- 作者寄语:有点累今日暂且更一章,亲们有意见,可以写下,明天见了!

凤岗废线高价回收

掏深空芯管桩掏泥机

厂家晋中PE塑钢缠绕排水管应用在排水管线

天津西青区锅炉清洗维保资质办理费用

广元金属建材装饰铝单板安装人工费

湘潭厂房结构安全检测费用

基坑支护喷锚机混凝土湿喷机视频

忻州风电基础大弯头熔接方法介绍

海南乐东县管道疏通清洗资质办理费用